酒鬼谷子

一只酒精。
没了。
嗝。

是啊,一百万年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。

但现在,在这颗星球上,我爱你。

我无路可退,也不会后退。只有死人才配留在过去,一味沉溺在曾经,停滞不前,这样的做法该停止了。我会坚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。
绝不回头。

さよなら…

  已经足够久了。我觉得我撑不到那天。你我现在,真是可笑,拉锯一样互相熬着,我们都盼着你离开的那天,就像是池塘中的鱼,焦急地等待着湖面破冰,随即贪婪地呼吸自由。男人,女人,每次我试着在心里塞进一个人,却总是落得遍体鳞伤,从来,就没有好结果。也许你我缘分不够,也许是我命中注定,这个荒唐的故事,终究是要画上句号的。
  曾经在你身边,我没能让你幸福,那么现在我离你而去,至少也不要成为你的不幸。我曾这样幻想,可事实是,你离我而去,我也成了你人生中的污点。我没有那么宽容的心胸,成全你和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,更何况你的故事早就没有了我的戏份。我做不到忍受双倍的痛苦,我也没有善良到接纳这些伤痕,所以我选择伤害另一个人来获得些许慰藉。
  遇见你,仿佛世界被染上了色彩。可我一直没有发觉,你那么耀眼,我还远远不能和你一同闪耀。你我,来自两颗星。我试图穿越遥远的光年去触碰你的光芒,最终迷失在漆黑的宇宙中,被过去的时间所束缚,无法挣脱。我就那样伸出手,妄想再沾染你的余晖,自身却黯淡腐朽,停滞不前。
  事到如今,连回忆曾经的那些时光都变得残酷,我越是想起从前,就越是无法忘却,越是陷入疯魔。似乎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永远像醉酒的道士,念下再多心诀,大脑也依旧迷茫。和你并肩,仿佛拥有了一切,当这样的幻觉消失,那样巨大的失落,不安,惶恐,悲伤,我还没学会处理这样强烈的感情。于是,我失控了。可这些终究是理由,事在人为,我们早已没了挽回的余地。
  所以,再见,我的星光,我真诚地祝愿你将永远闪耀。或许我那点微弱的光芒再无法与你相遇,可请你记住,有一颗与你同样颜色的星星,曾那么真诚的,笨拙的,追随过你的光芒。
  川上智美,我曾爱过你。

きらいなつ。

直到现在我还仍会怀恋那时的我们。
就算和你是朋友,却也不敢牵你的手,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的心思,最终却还是被你知晓。
我知道你都知道。
所以我没有吓到你。
为什么我总是会搞砸这些事情?我所期望的,不过是能陪在你身旁。
你抽烟抽的太多了,抽的我的心也一抽一抽的疼。
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段日子,我们是回不去了。我并非责怪你后来对我的态度,我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所作所为。经历了这些,我们都无法再像无事发生一样相处。
那为何我还是在此地徘徊,苦苦等待一个不存在的答案?
我已经在你的世界里销声匿迹,随着时间的流水一点点淡去。
曾有一段时间我心中有种错觉,你似乎对我已经不再重要。那些短暂的欢乐的,对我而言不可多求的时光,也仿佛没了踪影,心中的空缺,即将被生活填满。
直到他拥你入怀,我才发觉,血液再次透过纱布渗出我的伤口。
你是那么独一无二,那么光彩夺目,那么好。
第一次见到你,这灰秃秃的回忆都仿佛染上了色彩。
我思考过,对于喜欢你的定义。你好像不同于任何一个女孩儿,又好像只是一个也会渴望被爱,喜欢拥抱,会伤心会难过,温柔且美好的再正常不过的女生。
我无法用语言描述这份心情,于我而言它是我最不愿看到的黑暗,是心底最压抑的回忆。
可你点燃了一切,赐予我光和温暖,我伸出手想要触碰你,炽热却灼伤了我,留下点点余烬。
凤凰还可涅槃重生,可我却贪念那一点温暖不愿离去。
如今我快无法支撑下去,这些回忆实在是太过沉重,又偏偏掺杂着甜蜜的错觉。
我已踏上和你分离的道路,踽踽独行。
梦该醒了,可你在哪?

海 v2.0

我是何时遇见你的呢。
寂静,荒芜。风吹浪打,芦苇飘飘荡荡,破旧的水缸半掩在淤泥中,废弃的渔船不知停泊了多久。粗糙的沙粒混着贝壳,以及酒瓶的碎片。这里毫无人烟可寻,也并不是如何清雅之地。栏杆年久失修,露出了内里的钢筋,抵挡海浪的石墩参差的排列着,唯一屹立不倒的只有一座纪念碑。
可我深知,你的美不单单只有这些。
我习惯骑着爷爷的单车,在条条小巷中穿梭,微风掀起我的衣角,拂过我的面颊,我仿佛已经闻到那熟悉的海浪,看到随风摇曳的芦苇丛。当我翻越那座小小的土坡,跨过无人问津的公路,我来到你的面前。
我伸出手去拥抱那朝阳,它在海面上铺满黄金,海风吹过,那金子碎成点点闪烁的光斑,映入我的眼。多么刺眼又多么高贵,我虔诚的欣赏你的美丽,接纳你带给我的感动。
可如今你的美丽即将消逝。
一块块砖头将这里围住,渔船被拖走,水缸被砸碎。海水无法涌入,芦苇一天天的枯死。栏杆彻底倒塌,竟是连维修的人都没有。你即将同那些石墩一起被水泥掩埋永不得以见天日,这里会变成工业的嘉年华。
我曾无数次怀揣着一份侥幸,无数次穿过那些小巷,迎接微风,无数次翻过那土坡跨过那公路,无数次祈求着,希望那干枯的草丛中能出现一点绿色,希望从那砖头的缝隙中能有一丝海水悄悄钻进来,希望会有一位好心的人将栏杆修好。
希望你能重现往日风华。


这又是第几次前来寻你呢。
我穿过小巷,手指划过微风,衣角扬起同样的弧度,越过那熟悉的土坡与公路。我希望那份只属于我的感动能够赐我恩宠,希望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。

朝阳升起,于是我转身。

那片海已不复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