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鬼谷子

一只酒精。
没了。
嗝。

海 v2.0

我是何时遇见你的呢。
寂静,荒芜。风吹浪打,芦苇飘飘荡荡,破旧的水缸半掩在淤泥中,废弃的渔船不知停泊了多久。粗糙的沙粒混着贝壳,以及酒瓶的碎片。这里毫无人烟可寻,也并不是如何清雅之地。栏杆年久失修,露出了内里的钢筋,抵挡海浪的石墩参差的排列着,唯一屹立不倒的只有一座纪念碑。
可我深知,你的美不单单只有这些。
我习惯骑着爷爷的单车,在条条小巷中穿梭,微风掀起我的衣角,拂过我的面颊,我仿佛已经闻到那熟悉的海浪,看到随风摇曳的芦苇丛。当我翻越那座小小的土坡,跨过无人问津的公路,我来到你的面前。
我伸出手去拥抱那朝阳,它在海面上铺满黄金,海风吹过,那金子碎成点点闪烁的光斑,映入我的眼。多么刺眼又多么高贵,我虔诚的欣赏你的美丽,接纳你带给我的感动。
可如今你的美丽即将消逝。
一块块砖头将这里围住,渔船被拖走,水缸被砸碎。海水无法涌入,芦苇一天天的枯死。栏杆彻底倒塌,竟是连维修的人都没有。你即将同那些石墩一起被水泥掩埋永不得以见天日,这里会变成工业的嘉年华。
我曾无数次怀揣着一份侥幸,无数次穿过那些小巷,迎接微风,无数次翻过那土坡跨过那公路,无数次祈求着,希望那干枯的草丛中能出现一点绿色,希望从那砖头的缝隙中能有一丝海水悄悄钻进来,希望会有一位好心的人将栏杆修好。
希望你能重现往日风华。


这又是第几次前来寻你呢。
我穿过小巷,手指划过微风,衣角扬起同样的弧度,越过那熟悉的土坡与公路。我希望那份只属于我的感动能够赐我恩宠,希望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。

朝阳升起,于是我转身。

那片海已不复存在。

评论